登陆

百年上海滩的沉浮往事:叙述外白渡桥的三生三世

admin 2019-10-28 269人围观 ,发现0个评论

那些刚到上海的旅行者,总是在外滩流连忘返。因为这里的繁华与荣耀,这里的沧桑与传说都让人动容。这是百年大上海最热闹的地方,也是当代大上海最耀眼的地方。可是就在喧哗的外滩的一寓,有一个地方,它安安静静地横跨着黄浦江,它成为中外影视常常拍摄地景点,它拥有一个传奇地身世,它就是外白渡桥。

外白渡桥原来并不叫这个名字,要听它地故事,可能会很长。就套用当下最热的词汇来表述的话,它拥有三生三世的故事流转百年上海滩的沉浮往事:叙述外白渡桥的三生三世。

一、外白渡桥名字的前世今生

外白渡桥诞生在苏州河与黄浦江交汇处的“外摆渡口”。在上海开埠之前,苏州河的南北两岸运输都依靠“摆渡”——也就是来往于苏州河上运送人和货物的小木船。这些摆渡船停泊和乘坐的地点叫做“摆渡口”,而南北两个摆渡口的起始点相连而形成的摆渡线,自东向西被依次划分为“头摆渡”“二摆渡”“三摆渡”……头摆渡的路线在我西面的乍浦路桥附近,再往西的江西路口便是二摆渡。而其所在的头摆渡以东,就被称作了“外摆渡”,这里自然也因此被叫做“外摆渡桥”。

最正式的名字与“外摆渡”无甚关系,那时叫做“威尔斯桥”,生日在1856年的10月,是一座木桥。或许你会奇怪,一座中国的木桥为什么会有一个洋人的名字?其实这说来也不复杂。当年《南京条约》签订之后,上海开放成为了对外通商口岸,苏州河南北两岸陆续被辟为英美两国租界。以往简陋的摆渡无法满足日益增长的交通需要,而清政府被上海的小刀会起义搞得焦头烂额,无暇顾及公共设施的建设,便被精明的英国商人钻了空子。在我出生的前两年,英国商人威尔斯集合十二个股东,集资1.2万元成立了苏州河桥梁公司(Soochow Creek Bridge Company),并用近一年的时间打造出——苏州河上的第一座木结构大桥。当时的它好生气派。为了方便船只从苏州河驶入黄浦江,桥中间被设计成为了可活动的桥面,当有船只需要通行时便可由两侧将中间桥面吊起。听说这样“桥中吊桥”的构思灵感来源于威尔斯的故乡伦敦城中泰晤士河上的伦敦大桥,这在当时的上海还是前所未见的。

1856年建成的威尔斯桥

威尔斯的设计固然很好,但他毕竟是个商人,不像中国传统中为行善积德而集资修路造桥的官绅,商人做事总是要为自己谋利的。所以我被建造出来之后,自我之上通过的行人、车辆,都需交付过桥费。一开始是每人一个铜板,几年之后便费用渐涨。

车每辆十八文,轿每乘十六文,空车、空轿十四文,二人抬杠六文,一人挑担四文,一人肩负三文,牛马三十文,猪十五文,羊十四文,花轿灵柩另议。《大桥论》

凡在有力之人往来所费几文原属无妨,易且喜于便捷,惟是肩挑贩夫之徒苦贫穷之,此其人一钱如一命,一钱如命来往必要四文,其受累而怨者可想而知。《专利论》

百年前的往事,逐渐模糊,如今回想起来,最为深刻的印象便是头顶的人声和脚步声,只是这些声音总是闷闷的,像是被裹在了很浓重的愁绪里。脚下流淌的苏州河说,一座桥应当是有车水马龙、鼎沸人声的,她一路从苏州往上海而来,经过好多的桥,却从未见过哪座桥像外白渡桥这样,一眼望去就是一片愁云惨雾。

1870年,苏州河桥梁公司允许租界内的侨民免费过桥,而华人中只有穿警服的华捕才能享受这一优待。当时洋人靠着收过桥费赚取了近二十倍于建造桥时所花的钱的暴利。苏州河潮涨潮落,木头桥桩在河水的冲刷下开始迅速老化。桥上往来的车辆和行人却感到越来越力不从心。

建造桥的英国人已经十几年没有来检修,这样的情况引起了上海工部局(Shanghai Municipal Council)的注意,他们一方面敦促苏州河桥梁公司对其进行维护,一方面设置“义渡”保证河上交通。但桥梁公司并未如约履行维护职责,他们承诺重新建造的铁桥也未如期竣工。后来经过多次谈判和募款,工部局终于以4万两白银的价格收购了桥梁公司的全部财产,获得建桥的专利权。1873年,外白渡桥重生于原威尔斯桥的西侧。

这一次外白渡桥仍然是一座木桥,但其高度已经可以允许船只通行无阻,不再沿用以前“桥中吊桥”的设计。两边加辟了宽敞的人行道,最重要的是经我而过的行人——不论是华人还是洋人——都不用再缴纳过桥费用。由于新址临近外滩公园,百年上海滩的沉浮往事:叙述外白渡桥的三生三世工部局将其命名为“Garden Bridge”(花园桥)。老百姓则因为免去了过桥费,将原本“外摆渡桥”的昵称改唤为“外白渡桥”。

清末时期花园桥上的马车、人力车和行人

二、木桥变铁桥:外白渡桥的百年变形记

虽然获得了新的“桥生”,工部局也会定期检查以保证桥身健康,但上海苏州河上越来越大的交通量让脆弱的木头身体逐渐不堪重负。当年,平均每天所承载的人流量大约有3.5万人,人力车2.1万辆。即使桥面已经加宽,桥上过于密集的人来车往对桥仍是极大的负担,由于人流量过大,桥上经常发生交通事故,车、马、人在拥挤中的刮擦、碰撞。为了过往民众的安全,工部局决定再下重金,重新打造一副钢铁之身。

1907年建造中的钢制外白渡桥

在外国工程师的设计和中国建筑工人的共同努力下,1907年年底,由全钢铸造的桥终于面世——这一次的外白渡桥便成了现在你们所熟悉的样子:头顶对称的桁架结构简洁大气,全身由纯钢打造,充满了工业时代独有的冷峻气质。

一年后,桥身上的电车轨道正式竣工通车,更加坚固的身体和越发便利的交通让桥面上日益人流如织。那时的外白渡桥成为了中国近代化的表征。文学家茅盾在他的《子夜》中将其化作了现代都市魅影般的意象:

暮霭挟着薄雾笼罩了外白渡桥的高耸的钢架,电车驶过时,这钢架下横空架挂的电车线时时爆发出几朵碧绿的火花。从桥上向东望,可以看见浦东的洋栈像巨大的怪兽,蹲在暝色中,闪着千百只小眼睛似的灯火。向西望,叫人猛一惊的,是高高地装在一所洋房顶上而且异常庞大的霓虹灯管广告,射出火一样的赤光和青磷似的绿焰:Light,Heat,Power!茅盾《子夜》

苏州河缓缓流过,流进黄浦江,浩浩汤汤,一路汇入无垠的大海。人们途径外白渡桥,走进上海城——这座传嘬奶统与现代融合、中式与洋派百年上海滩的沉浮往事:叙述外白渡桥的三生三世并存、古木与钢铁共生的魔幻之都。

摄于30年代末的外白渡桥全景

三、抗战的见证者:外白渡桥的血泪见证史

1932年,“一二八”事变爆发,日军的战火波及到了闸北、虹口区。苏州河以北的居民们希望能南下进入相对安全的公共租界百年上海滩的沉浮往事:叙述外白渡桥的三生三世,外白渡桥便成为了他们避难的捷径。当时大约有60万人试图通过上桥南下,却遭到了日军的阻碍,这里被封锁了整整一个月。1937年的淞沪会战,无数难民由此进入英美租界。

当时有记者罗德法默在通讯中报道:“根据传回的报道,日军通过设立铁丝网和哨兵,以拦截外白渡桥的交通,仅留有20英尺宽的通道以供通行。附近弥漫着河里垃圾散发的恶臭。由于时值大暑节气,正午的太阳正灼伤着这座城市……尽管如此,仍有大批民众缓慢地通过这条生命之桥。”张洁《上海沧桑历史的见证者:外白渡桥》

上海沦陷之后,日军彻底掌控外白渡桥的交通。那时桥两头都有日本兵把守,上桥的民众必须向日本哨兵行礼,稍有不慎便会遭到日军的毒打或罚跪。那时的上海是一座“孤岛”,孤岛不需要桥梁。

“孤岛时期”日军搜查外白渡桥的过往车辆

1945年,日军投降。四年后,上海解放,解放军举行了盛大的阅兵仪式。解放军的骑兵通过外白渡桥,由北向南进入上海城。此地终于不再是上海殖民地的伤痛记忆,“解放军通过外白渡桥”成为了上海解放的标志。

解放军骑兵通过外白渡桥

2007年,上海市政工程管理局收到了一封来自英国某设计公司的信。信中说,外白渡桥的“桥梁设计使用年限为100年,现在已到期,请对该桥进行维修”,并“建议检修水下的木桩基础混凝土桥台和混凝土空心薄板桥墩”。张洁《上海沧桑历史的见证者:外白渡桥》

转眼百年已过,外白渡桥的寿命也即将走到终点。从1951年到1991年,我先后经历过6次大修,但这一次的维修却格外不同。在上海市政工程管理局接到来信后的第二年春天,我除桥墩以外的部分被全部拆下,送至上海船厂大修。

此次修葺按照“修旧如旧”的原则,对每一颗铆钉、每一根钢桁都进行检查,替换受损部件,并重新涂刷剥落的油漆。张洁《上海沧桑历史的见证者:外白渡桥》

一年后,外白渡桥以原貌回到原地。据说这次大修后,桥身寿命可以再延长五十年。而为了保护这个古董,15吨以上的重型载物车辆,特别是集装箱卡车被禁止在桥之上通行。

苏州河的水从桥下淌过,奔流不息,不舍昼夜。它沉默地注视着河水流淌,一如我沉默地感受着时光飞逝。桥上人来人往,从英租界到美租界,从虹口到外滩。电车叮叮当当地驶过,汽车马达隆隆,走得又急又快。它被写进故事中、被拍进电影里。它在世人眼中幻化出百年上海滩的沉浮往事:叙述外白渡桥的三生三世了无数的形象,被赋予了无数的意义和符号。


原文:微渺

编辑:海派文化小豆

图:网络

欢迎关注我们,了解上海封尘往事。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Z-BlogPHP